香港特別行政區、 台北, 台灣 - Media OutReach - 2021 年 5 月 6 日 - 新冠肺炎爆發一年多以來 由於疫情蔓延的不確定性依然存在 全球經濟形勢參差不齊。加快疫苗接種進程以及疫苗的有效性是經濟復甦的關鍵。根據信用保險領航者科法斯發佈的最新貿易風險報告, 在此背景下,不同行業和地區的經濟恢復常態尚無定數。

 



如報告所述,科法斯認為經濟將從 2021 年夏天開始加速復甦 ,屆時美國和歐洲將有足夠多的人口接種疫苗。然而,由於某些原料的短缺和出口限制,特別是對製造商的供應限制,延遲了疫苗接種的進度。

 

不過,由於美國經濟增長強於預期,科法斯已將全球經濟增長預測上調了 0.5 個百分點( 2021 年的增長率為 5.1% )。 由於宏觀經濟前景向好,科法斯上調了 35 個行業的評級, 並且 只下調了了 3 個行業的評級。

 

除了美國以外,全球經濟的工業和全球貿易等其他領域很有可能在今年夏天恢復到危機前的水準。然而,整個歐洲經濟體在其他領域相對滯後,尤其是服務業,特別是那些需要與客戶實際接觸的行業。最後,一些主要的新興經濟體的通膨上升阻礙了其復甦,這迫使各國央行收緊貨幣政策。

  

美國經濟進入 " 高壓 " 模式

自 2021 年初以來,儘管面臨許多不確定的健康問題,但令人欣慰的是,情況正轉向積極的一面。

 

歐元區和美國之間的增長差距並未超出預期,尤其是在復甦階段。 部分原因在於美國偏弱的自動穩定機制,這加速了就業和收入的調整。

 

但這一次,造成美國與歐洲經濟增長差距的原因有所不同: 2020 年和 2021 年初,美國對人員流動的限制要比歐元區寬鬆,而且疫苗部署的速度也更快。

 

經濟政策的差異也可以解釋美國經濟表現更好的原因。美國聯準會加大了其資產負債表放水的力度。到 2020 年,其資產購買計畫增至 GDP 的約 13 %,而歐洲中央銀行 (ECB) 則為 9%。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更大的財政支持力度將使美國經濟更快地恢復到危機前的 GDP 水準。

 

美國於 2021 年 3 月通過了總額為 1.9 萬億美元的新一輪經濟救助計畫 ,這使得其應對危機的財政刺激總額達到 GDP 的 27% ,超過任何其他成熟經濟體的經濟救助規模。 科法斯預計,公共財政赤字可能比沒有經濟刺激計畫的情況高出 560 億美元

 

這一策略的目的是為了給美國經濟帶來 " 高壓 " ,即實施擴張性的貨幣和財政政策,鼓勵最不容易就業的人(長期失業或因氣餒而不工作的人、技能不足的人和在招聘中遭受歧視的各類群體)重返工作崗位。


歐元區:企業隱性破產問題

歐元區不太可能在 2022 年之前恢復到危機前的 GDP 水準。 如果在夏季結束前取消主要的人員流動限制,並且逐步停止商業援助措施,這可能導致失業率上升。此外,政府擔保的貸款可能導致企業債務上升,這將會限制企業的投資能力。

 

到現在為止,在 2020 年實施的主要政府援助措施還未取消。儘管政府援助有一定的穩定作用,但 2020 年企業的財務健康狀況明顯惡化, 這通常會導致破產數量的上升。根據科法斯的資料, 2020 年西班牙的破產案件增加了 19% ,義大利增加了 7% ,法國和德國則增加了 6% 。科法斯估計, 2019 年法國的隱性破產數量占記錄在案破產總數的 44% ,義大利、西班牙和德國則分別為 39% 34% 21%

 

新興經濟體:通膨上升迫使各國央行收緊貨幣政策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於 2021 年 4 月發佈的預測,與成熟經濟體相比,新興經濟體受到當前危機的影響將更為持久。

 

到 2024 年,新興經濟體的 GDP 將比沒有新冠疫情危機時低 4% 。對於成熟經濟體而言,這一差距將僅為 1% (而在全球金融危機之後為 10% )。造成成熟經濟體和新興經濟體復甦之間的這種預期差距主要有以下幾個原因。

 

首先,成熟經濟體的疫苗接種進度更為超前,即使一些新興經濟體已步入正軌,如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智利,以及受疫情影響較輕的土耳其和摩洛哥,在這些國家中,至少 10% 的人在 4 月 8 日前已完全接種。除了這些少數國家之外,美國和歐洲已採購了大部分疫苗,這意味著其他國家能夠獲得的疫苗數量更少。四大疫苗生產國 / 區(中國、美國、西歐和印度)實施疫苗出口管制的意願越來越強烈。例如,由於自 3 月初以來,印度的感染人數大幅飆升,該國已經宣佈暫時停止出口疫苗,以優先在本國完成疫苗接種。

 

除了這些不確定性因素之外,許多新興經濟體的經濟領域(特別是旅遊業和交通運輸業)還遭受到了最嚴重的打擊。

 

然而,從積極的一面來看,石油和農產品價格的上漲對去年收價格下跌拖累的經濟體來說是個好消息。此外,美國消費前景樂觀,這也為出口注入了強心劑,尤其是消費品生產商的出口。

 

另一方面,美國預算赤字的擴大正鼓勵資本從新興市場流出,因為美國 GDP 增長前景的上調推高了美國的長期利率,縮小了與新興市場的差距,並降低了後者對金融投資者的吸引力。這導致新興國家的貨幣貶值,土耳其和巴西的貨幣尤為明顯。

 

點擊此處 獲取完整的貿易風險報告。

Talk to Media OutReach today

Let Media OutReach help you achieve your communication goals. Send an email to info@media-outreach.com or click below. You will receive a response within 24 hours.

Contact us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