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國 - Media OutReach - 20181227 - 從今年9月考察東北到回信勉勵廣大民營企業家,到金秋十月廣東之行,再到中央政治局會議、民營企業座談會,近一個多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不同場合頻繁力挺民營經濟,著重強調"兩個毫不動搖"、三個"沒有變"。


事實上,民營經濟发展正在面對前所未有的困難和問題。今年以來,關于"國進民退"的討論再次回潮,在混合所有制改革政策出台的三年後,中國著名經濟類報刊《中國經營報》日前刊发調查稿件15億資產轉讓惹禍 接盤方稱中廣核"爽約"》,直指中廣核能源開发有限責任公司(下稱中廣核能源)在資產轉讓過程中不作為,致使多家民營企業陷入糾紛或瀕臨倒閉。


"糾正一些政府部門,大企業利用優勢地位以大欺小,拖欠民營企業款項的問題",講話精神旗帜鮮明,擲地有聲,目的是真正肅清市場,為民營企業紓困。


推諉責任矛盾激化   民資利益如何保障

據中國經營報方面調查,隨著國企中廣核改革深入推進,沙灣電站作為以市場化手段向民企剝離的資產,並未妥善處置致使後續問題頻发,民資成為改革的"犧牲品"。


據了解,2017年,深圳富港電力集團購入水電資產沙灣電力50%股權,由于賣方中廣核能源在收入交易款項後,長期拖延交割約定的額外10%股權,推諉履行其余合同條款,致買方企業和沙灣電力面臨危險處境。


中廣核能源是中國廣核集團有限公司下屬企業。在2018中國企業500強榜單中,中廣核以853.55億元的營收位列第194位。


根據上海聯合產權交易所披露的信息,201745日,中廣核能源轉讓13個水電項目。其中,有12個項目要求意向受讓方同時遞交意向受讓申請,打包轉讓。


打包轉讓的12個項目分別為,中廣核紅花水電有限公司、中廣核桂柳水電有限公司、中廣核古頂水電有限公司等9家水電公司的部分或全部股權及相關債權,以及Huamei Holding Company Limited持有的Meiya Power Project(BVI)II LimitedMeiya Power(MPH)LimitedMeiya Xiangyun(BVI)Limited 100%股權及相關債權等,掛牌總價為51.54億元。


單獨轉讓的中廣核亞王木里縣沙灣電力有限責任公司(下稱"沙灣電力")50%股權及10.9億元債權,掛牌價為15.3億元。


接手運營沙灣電力的是深圳太谷電力控股有限公司(已更名深圳富港電力集團有限公司)。
據富港電力方面稱,2017年,經四川九龍公司推薦,參與中廣核能源對沙灣電力50%股權的資產轉讓。


前提是,依法妥善處理沙灣電力員工安置,同時受讓四川九龍持有沙灣電力10%的股權,與上述50%股權具有"捆綁性",達到最終持股60%


此外,原股東的糾紛需在股權轉讓工作後四個月內達成和解,以便後續股權順利過戶、並表。同時,中廣核承諾並公開告示,按照國家有關規定,將買斷沙灣員工工齡並完成員工市場化補償。


經過中廣核內部評估,掛牌轉讓的沙灣電力50%股權價值2.2億元人民币。富港電力于20178月,通過上交所以雙倍價格4.4億人民币,外加承接中廣核10.88億元股東借款,總計15.28億元。同年10月,完成交易價款交付。


據工商登記信息,20171130日,沙灣電力進行股權變更,然而,截止目前,企業的持股結構為太谷電力持股50%、廣西亞王電力開发有限公司持股31.80%、四川九龍電力集團有限公司持股17.77%、深圳市融程實業合夥企業持股0.43%


其中二股東廣西亞王與三股東四川九龍均為亞王能源集團下屬企業。


能源領域是改革最難推進的一環,在民企在接盤原為國有資產的沙灣電力時,背後成因和交割過程复雜,這場交易遠非公開數據表面反映得單一簡單。而沒想到的是,在接近一年後,中廣核能源方面對雙方"綁定性"條款几乎無一做到。


首先,富港電力仍然沒有順利接收合同約定的額外10%股份,據富港電力稱,四川九龍所持沙灣電力10%股權被中廣核能源公司凍結,而中廣核公司內部管理機構和人事頻繁調整過程中,"不作為、不履約",造成該事項停滯。


據雙方簽署的《員工安置方案》、《關于能源公司所持沙灣公司50%股權及股東借款轉讓事項的協議》合同原件,也印證了富港電力方面的說法,過戶後,中廣核公司內部管理機構和人事進行了頻繁調整,"新官"無視雙方共識的"舊賬",在沙灣水電站的股權交割、历史問題處理上,富港電力在反复與中廣核能源交涉無果後,富港電力发出《催促函》《再次催促函》,甚至《律师函》等,中廣核方面仍拒絕協商。


在員工安置方面,國家規定的"買斷國有職工身份"政策被無視,沙灣電力原員工前往深圳中廣核大廈門前拉橫幅事請願也無法讓中廣核執行相關規定。員工至今得不到合理安置,直接影響著水電站正常生產經營活動。沙灣電力機械和電氣事故頻发。僅今年8-9月,公司发生兩起重大生產運營事故,2號发電機組因事故處于停機狀態,預計3月內無法運轉,造成2500萬左右經濟損失。


此外,從前,央企為了比規模、上政績,到處跑馬圈地大量收購水電項目以擴大規模及申請補貼,據富港電力相關人士稱,僅在2010年,中廣核以沙灣電力名義向國家申請貼息補助,金額在5000萬元以上,並單方面佔有,具體數額沙灣電力自身不詳。


目前,該"資產侵佔"案件已在四川涼山州中級法院立案審理。


國資與民爭利   混改旗帜下陷阱重重

2016年以來,水電開发明顯降速。全國新增水電裝機規模約1000萬千瓦,總裝機3.3億千瓦,新核准開工重大水電項目11個。國家能源局公布的《水電发展"十三五"規劃》顯示,常規水電的新開工規模相應"十二五"時期減少了一半,中國水電建設幅度開始下調。


媒體此前引述中廣核能源的說法稱,大規模轉讓水電業務是響應國資委的要求,退出水電行業,重點布局核電主業。除了在境外上市公司的水電項目資產外,其他水電項目將全部撤出。


央企加速退出非主業領域,本是給資本市場創造了投資機會。但實際上,部分水電項目成本、管理成本高,導致收益率低,留給接盤民資的還有股權債權結構复雜等難題,交割過程漫長。


在水電行業,流傳著几宗破產事件。曾經與中廣核合作開发水電項目的四川最大民營水電企業,四川洪雅禾森電力公司,在開发腳基坪水電站時,因中廣核長期干預工程建設,最終導致水電站造價攀升,发電後出現巨額虧損,中廣核提出巨額索賠,洪雅禾森放棄應訴,目前已全面破產。


中廣核與福建民企股東合作修建四川涼山州甘洛縣玉田水電站時,也因中廣核強勢干涉工程,致使電站竣工造價超出預算40%以上。中廣核不願承擔責任,對民企股東发出索賠,該企業因此處于"困死"狀態。


水電運營原本就是一個難題,金沙江、瀾滄江、大渡河流域等等規劃皆為一庫多級水電站,蓄洪发電創造收益,兼顧協調防洪、灌溉、航運等民生保障。企業進入後需協調多方利益關系,不乏大唐、中水、華電、長江三峽集團、葛洲壩集團等大型中央企業參與其中,民資在央企"巨無霸"面前實屬弱勢。


在沙灣水電站的建設過程中,中廣核同樣強行干涉。


沙灣水電站所在的木里河是雅礱江中遊右岸最大支流,干流河段全長388千米,落差2210米,規劃開发方案為"一庫六級",自上而下為上通壩、卡基娃、沙灣、俄公堡、固增、立洲共六級電站。


被寄予優質水電站期望的沙灣水電站有著天然優勢,工程于2005年開工建設,總裝機容量24萬千瓦,但由于資金問題停工一年,中廣核違反承建條約,強勢介入工程,導致嚴重工程事故,发電後延三年時間。工程造價增加8.5億元,多起糾紛和訴訟懸而未決至今。


國有資本的進與退,缺乏相應的機制和制度可循,中廣核能源在合同履約中長期推諉,致使民資不慎淪為改革的犧牲品。


眾所周知,過去近40年,中國經濟增長超過60%的貢獻來自民營經濟。中國經濟取得成功的關鍵是民營經濟這個"增量"部分釋放出來的生產力,而不是來自存量的國有企業。


反觀當前民企所面臨的最大挑戰已是生存而非其他,避免"國進民退",留存民資的有效生產力,更應約束佔有大量社會資源的國資的圍利行為,妥善處理資產處置後續工作。


市場反复申說,在國資退出之前的盈利,要獨立核算,增值收益用于社會保障、穩定就業和民生領域。


民營企業中國經濟最重要的壓艙石和原動力。"要看到,在國資剝離過程中各企業各自為政,現有支持和規范力度仍然不夠。"一位不願具名的水電專家分析,"在試錯後,摒棄國與民之爭,積極應對,共同走過寒冬。"

 

Talk to Media OutReach today

Let Media OutReach help you achieve your communication goals. Send an email to info@media-outreach.com or click below. You will receive a response within 24 hours.

Contact us now